新闻类别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通达路与金五路交汇

联系人:季女士

电话:18553915557

全国免费服务电话:18553915557

在线留言

现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动态新闻详情

旗袍流韵

不止一次看到过,旗袍轻着的女子,在时光的碎影里,在氤氯的怀旧中,盈盈一水似的,穿尘而来。
这一幕,应该是罩在一片舒缓而蓝调的音乐里,有木地板、留声机、旧藤椅的映衬,还有如水流动的锦丝绸缎裹着一个个清秀的旧时女子,踩着江南湿漉漉的雨巷,抖落一身的海棠花衣,多么美的意境!通常在那一瞬,我的视线会被定格,神情也会恍惚起来。也许我无法预测在她们的生活和生命里,曾经有过怎样风水生起的故事,但我却清晰看到了,那些着旗袍的女子,眉目之间总流淌着一份难以言说的情愫,尤其是一举手一投足,抑或温婉雅致,抑或羞怯惆怅。可不管她们以怎样的姿态行走在尘世里,当我的目光和她们的目光交集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我注定走不出那那一抹属于旗袍独有的情致,从而不忍挪动我的双脚,或者移开我的视线。
依然忘不掉第一次看王家卫《花样年华》的情景。影片里,身材高挑的张曼玉在狭长幽深的巷子里,印下一叠风情万千的背影。那一件件迷醉人的旗袍妥帖地裹在她的身上,恣意绽放着屏幕内外美轮美奂的丰韵。就在那一刻,面容清瘦且身材不修长的我竟然狂热地迷恋上了旗袍,一度时期,那种迷恋,带着很深的小欢喜和几分怯怯的羞态,犹如一朵盛开在心窝深处的青莲,枝蔓缠绕着、攀爬在整个心房。
我所在的小城不大不小,繁华喧嚣的经二路上,商铺林立到也会让所有爱美的女子在每家品牌店的穿衣镜前各其所得,小城的女子也会风采照人,也会婀娜多姿。不过,旗袍并不是这座城市的主色调,平日里,街面上很少见到旗袍专卖和穿旗袍的女子。尽管如此,我想拥有一件旗袍的欲望始终未减。欣喜的是,中山大街和红旗路拐角处,一个叫做“老上海”的旗袍店在小城落脚了,店面不大,装修得简单而雅致。透过宽大的、被绿萝花架缠绕的落地窗,可以瞧见一件件真丝旗袍套着一层塑料袋,被挂在货架上或叠放在方格子展柜里。货架和柜子是木质的,只涂了一层清漆,很清凉,甚至连木头的纹路和接茬都看得一清二楚。衬着柔和微黄的荧光灯,我看见几个女人正在试穿旗袍,淡雅的颜色,流畅的线条,一下子就把中年女人的风韵给勾勒而出。我的心也在那一刻柔软起来,有种欲罢不能的诱惑让我一次次想着,那熨帖的质感和不沾尘埃的清韵,若裹着清瘦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想到无法抑制时,不顾身材娇小的缺陷,相中了一件,粉色绸缎,顺着前襟斜着绣了一朵硕大丰满的荷叶,领口和袖口手工缝制的蕾丝花边,如蜻蜓点水般的精致。最上眼的是那一排蝴蝶盘扣,轻巧玲珑,很是心仪。问了一下店主,500多块,也不贵,美滋滋地带回家,上镜,一遍遍赏着镜子面前虽然没有闭月羞花的容貌却有着玲珑身材的自己,兀自沉醉。后来由于职业的缘故,这件让我心仪的旗袍,也只是偶尔在假期里从衣柜里拿出来,秀几下,等过完假期,又安安静静地归到属于它的角落里了。
很快,夏天过去了,街上穿旗袍的女人也少了,可骨子里,对于旗袍的衷情却始终在心底盘踞着,不曾淡去。一天,闲来无事,打开电视胡乱翻着,忽而撞见三十年代的旧中国,在一片又一片的风云叱咤和情仇爱恨之中,有多少旗袍女子,为了生活和梦想,甚至为了拯救苦难的民众,穿梭在大上海的霓虹灯下,演绎了多少场从身体到灵魂的颠覆和重生?君可知,那一件件旗袍,或素净或张扬,或端庄或妩媚,到头来,却都是旧中国的女子们,从春到夏,从秋到冬裹不尽的心结!
这样的故事见多了,也渐渐悟出一条规律来,新中国的导演们,似乎只需要一个清丽优雅的靓女子、一个才貌双全的美男子,外加一件件靓丽的旗袍,随之,一段风水生起的旧时光便弥散在一幕幕风尘往事的画卷里,被慢慢地铺就开来。不过,相比而言,我更喜欢看银屏上各色式样的旗袍,缝着细密的针脚,染着浓艳的色彩,最使人爱不释手的是图案和花色,从条纹到格子、花朵到梅枝,尽显精致和高贵。至于颜色,更是异彩纷呈,藏青,猩红,鲜绿,绛紫,纷繁到惊艳,仿若这段时光被倾了城,倾了色。
银屏上的故事从春到秋一幕幕上演着,而女主人成熟丰满的身体也被一件件旗袍紧紧包裹着,演绎出与爱与情有关的故事。有时候,我在想,一定是这旗袍,让擦肩而过的俗世男女在偶遇的一瞬间,眉目之间传递出几分难以言说的情愫和诱惑,几番刻意相逢过后,自然是英俊潇洒的男子带着心爱的女子,约会在春花烂漫里,偎依在夏夜舞曲中,缠绵在冬雪夜归时……而屏幕下的我,很清晰地看见了,着旗袍的女子,幸福的脸庞衬出一圈楚楚动人的红晕出来,甚至连呼吸和心跳也是炙热的。
记得曾经两次到上海,徘徊在张爱玲故居前,那是一座被青藤爬满的二层洋楼。我在回味,也在探寻,更在细细聆听,会不会从里面传来留声机里丝丝滑动的老调?那声音会不会也是低沉的,或者是清清淡淡、缠缠不休的?然而最终,我什么也没有听见。我只是怔在那里,我的耳朵、鼻子、身体还有思想,在整栋楼里弥散而出的清淡书香和斑驳流年里漫无目的地游走着。透过散漫的思绪,我似乎触摸到了,那些略微叹息的调子里,罩着那个绝世孤立的才女,她的檀香木的柜子里,整齐排放着一件件青花瓷布衣的、藕色镂空花纱的、蜜色真丝的旗袍,如同一道与世相隔的屏障,让新旧岁月的烙印,不停地轮回和辗转。
如今,似乎很难看到带着旧时光烙印的、紫檀雕花的木箱子,也很难听到旧时光里,黑色的留声机里咿咿呀呀的声音。只是,这些声音的背后,流淌着那年那月的情怀和忧伤,它们就像一道很深的印记,被镂刻在岁月的额头上。若是你幸运,漫步在苏州城幽深的老巷子里,偶尔会撞上打着油纸伞、穿着旗袍的靓女子,笃笃行走在青石板上,清新得如同一朵盛开的白莲。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和我一样会不由自主地回头张望,直到那一袭背影消失在小巷的尽头。或者,某个冬日的午后,你有幸一个人去了江南,太阳暖烘烘地照着,你漫步在古旧的庭院里,步子散漫而轻盈。当你走到白墙青砖的高墙跟前,那些褪了色的旧大铁门忽而一下开了半扇,你随意抬眼,恰巧看到一位华发如丝的暮年老太,带着老花镜坐在院子里,翻出箱底尘封太久的旗袍,小心翼翼地熨平衣角各处的褶褶皱皱,又小心翼翼晾晒在一处墙角的背风和阴凉处。那墙角,错落有致的竹竿搭成的藤架上,爬满了丝瓜花或豆角蔓,风儿轻轻吹着,旗袍散着霉气的光泽,苍苍凉凉的。
这一刻,你一定和我一样,看到了老太太唇角泛起的叹息,抑或还有从她眼底满溢的那段流年,暗香涌动。

上一新闻一袭旗袍岁月静美

下一新闻穿旗袍的女子

临沂旗袍联合会 版权所有 2016-2017 保留所有权利
隐藏

加盟咨询
加盟咨询

售后咨询
售后咨询

分享按钮